快捷搜索:

真是没有办法而曹操无奈让士卒鸣金收兵

 
    啊!正所谓是“事出反常必有妖”,这个吴懿还能不清楚吗,所以这个时候他也清楚,自己和黄权这样儿的谋士相比,还是相差了不少,至于说马汉,那连自己还不如,就不用多说了,也就是彭羕那小子,虽说年纪不大,可胜在经验丰富,而且也确实没白跟着郭嘉,奉孝先生多时日!结果这个时候士卒才说道:“敌军喊,喊临湘城被攻破!函谷关,函谷关也要
 
    被他们破了!”几人一听,心说这曹‘操’果然是‘奸’雄,还知道出这个主意来扰‘乱’己方,显然他们是想要提高他们兖州军的士气,而打击己方的士气啊!不过这个自己这些人也不惧,毕
 
   
 
    竟这样儿的情况也不能算是突发事件,至少其实并不算他们就预料之外,至少四人都没有什么惊讶的,显然之前都有种感觉,认为是也许会发生这样儿的情况。而吴懿此时对士卒摆了摆手,“好了,都知道了,你下去吧!告知关上士卒,不必理会敌军,到时候和他们决一死战就是!”“诺!”士卒应诺后便告退了,有了自己将军的指示,自己回到关上之后,也好
 
    有了说辞。至于说城头那些人都如何想法,那就不是自己能管得了了。当然了,不管他们都是什么想法,至少是没有人回去直接打开函谷关。直接去和兖州军死拼。那将领都没有这样儿的,就更别说是普通士卒了。他们可没有敢如此的,也许会有这样儿的想法,却绝对没有人那么去做!而士卒离开后。吴懿对三人一笑,“各位,看来曹孟德比咱们所想的速度还
 
    要快,这如今还没开战,就已经是迫不及待了。哈哈!”对于吴懿的笑,几人也是笑了笑,虽然此时战事还是很紧张的,却也没让他们连笑都没有了,那还真是不至于如此,不至于。
 
   
 
    随着几人的大笑,可以说紧张的气氛,确实是少了不少。说起来如今黄忠把临湘都给丢了,他们可没认为自己比黄忠他们还厉害。可虽说函谷关肯定不是一个临湘城所能比的,可也确实。这黄忠的本事,他们觉得也不是自己几人能比得了的。就说其人那无双的箭法,谁能比得上?天底下当年除了吕布箭法惊世之外,好像还这是没有几个人了,而如今最出名儿的
 
    还是黄忠,不光是己方的人清楚,就是敌军也知道。所以这么一手箭法,也没能抵挡得住兖州军和江东军的进攻。当然了,这其中是,也有庞统的贡献。他那主意出得好,而且和城内的庞家有关系,所以这城池就被破了。但是即便如此,也没有让他们几人小看了。他们也想过不止一次,如果真要是他们是黄忠的话,也一样儿是守不住临湘,什么都别说了,都一
 
    样儿,甚至还不如人家呢。可不是吗。因此,对于临湘城破,他们也是无奈,虽说也是不想,但是事实已经造成,谁也没有办法,只能是期望着己方到时候能再夺回来,就像当初夺取长沙的时候,不也是从敌军手夺回来的吗。不过这个到底什么时候能成,他们也不清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吴懿三人,除了彭羕之外,他们三个都已经出现在了函谷关关上,不过这个时候,那些叫喊着的兖州军士卒,已经离开了,换成了曹‘操’带着兖州军大军前来,依旧是要与函谷关上的守御的凉州军一战!这不知道兖州军和凉州军第多少次的战斗了,反正就是这么日复一日,尤其是在得知了黄忠临湘已经被破之后,其实与其说吴懿他们增加了压力,更不如说,
 
    他们其实也轻松了不少,这也许是矛盾的,但是看从什么地方来看,从他们真正想守关,这个方面来说,他们是增加了压力。可连黄忠那样儿的都守不住城池,那么他们几个呢,就算是此时丢了函谷关,自己主公也不会说什么,反而估计还会表扬几人一番,这就是他们这个时候所想到的,是有矛盾的地方,可实际上呢,这也没什么,发正都是几人的真实想法。
 
    此时夏侯兄弟和乐进已经带兵攻上了函谷关,夏侯渊还算好,不过乐进和夏侯惇都是咬牙切齿的,他们对这个函谷关和城头的凉州军将士,他们的怨恨还是不浅的,所以成了这样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吴懿、黄权还有马汉三人,他们是费了“九牛二虎之力”,最后终于是把夏侯兄弟还有乐进他们三人所带的人马给打退了去。兖州军鸣金收兵后,三人终于是再次松了口气,知道这是又一次守御住了函谷关,不过到底能支持到什么时候,也真是没有办法。而曹‘操’无奈让士卒鸣金收兵,然后夏侯兄弟和乐进带兵退回后,曹‘操’便把手一摆,没有感情地说道:“回营!”
 
    显然曹‘操’对如今己方的表现,他是很不满意,确实,这连临湘城都被破了,他可从来都没觉得临湘比函谷关还难破,不过如今曹‘操’显然不是想这个,而是临湘城被破,主要是人家江东军的庞统出了主意,所以这临湘才被破。所以曹‘操’知道,这己方出了战斗出力之外,还是人家功劳大。所以在函谷关这儿,曹‘操’是准备赶紧让己方解决了,要不然都让孙策看笑话。
 
    是,这函谷关肯定比临湘好守,至少人马也比临湘多,而且雄关可不是那么个城池所能毕比的,不过就是吴懿他们三人,其实还是比不上那个老将黄忠,这曹‘操’也都明白,但是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回营后,在曹‘操’的中军大帐内,此时所有的将领谋士都在座,就听曹‘操’一拍桌案,虽然声音不大,但却绝对不小,至少在安静的大帐中,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就是帐外的士卒,也都听见了。“各位,这临湘城都已经被江东军破了多日了,我军根本就没什么表现!各位还能不能让函谷关尽早归附到我军!”曹‘操’之前可都没这么说过,但是他也清楚,这自己要
 
    不这么说,估计谁也不准备给自己个什么主意,难道就庞统有主意?己方这儿什么主意都没有了?他自然是心有不甘,确实,这庞统算是赶巧了,他和临湘城内的庞家庞亮有关系,可这个不在曹‘操’的考虑范围内。反正在他看来,只要破了城破了关,不管是什么情况,那都是好的,只要你有本事破城,就是你的能力表现。至于说到底因为什么,这个不重要,他也不会考虑太多。<!--36550+dsuaahhh+35282046-->
 
 
第八〇六章 兖州军破函谷关(一)
 
    说起来曹‘操’的话,自己主公的话,可以说几乎让大帐中的所有人都汗颜了。[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ЩЩ. 。不管是当谋士的荀攸还是程昱,不管是为将的夏侯兄弟还是乐进他们,可以说荀攸和程昱绝对不是那种找借口的人,他们不会认为这庞统是因为和临湘城内庞家有关系,最后才破了临湘。他们也会是觉得人家这就是实力,这就是本事。可自己两人面对函谷关,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啊!
 
   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士卒前来禀报,“报主公,抓住敌军细作一名,鬼鬼祟祟在我军附近徘徊!”曹‘操’众人一听,敌军细作?真的假的?不是众人不相信,实在是就算是真有的话,可能那么容易就被抓住吗?不过曹‘操’还是问了一句:“此人骑马否?”“没有!此人在我军大营附近步行!”曹‘操’众人一听,就基本上给否了,这连匹马都没有,能是敌军细作?这骑马
 
    可不止是他们传递消息方便迅速,关键是被发现了,还能快点儿跑,这在己方大营这么走路,真是敌军细作?或者探马什么?众人对此还真∑79,m.是不相信,本来曹‘操’这个时候直接就像一——
 
    挥手让士卒去处理,不过这个时候程昱则说道:“主公,此时有蹊跷!”曹‘操’一听,他听了程昱的话后,也想到了。这事儿好像不对啊!不过他还是问道,“不知仲德觉得何以如此啊?”
 
    那意思就是问。你怎么觉得有蹊跷呢?曹‘操’本来也是这么个想法,但是他却没这么说。只是先问程昱,毕竟是他先提出来的。而且他也确实是打算看看,程昱和自己想法,到底一样儿不一样儿,曹‘操’自然是有他自己的看法了。不过除了程昱,显然还有几个人,这时候也有自己的想法,就是不知道大家是“英雄所见略同”呢,还是都不一样儿。再或者……
 
    此时就听程昱说道:“主公,各位,这如今我军在函谷关鏖战,别说是司隶的人,就是全全天下,也没有几个是不知道不清楚的。可是如今被抓之人是敌军细作,那还罢了,可要不是,那么其人到底是从何处到达函谷关我军大营这儿的。是否从函谷关以西过来,还是……”
 
    程昱就这么两句话,却是说明了不少信息,至少如果那个被抓之人是从函谷关以西过来的——
 
    那么显然,函谷关不能直接穿过,如今是关‘门’紧闭。在打仗,那么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?如果是绕大远。;&#103;&#46;&#99;&#99;]那么没什么说的,可万一其人是走什么捷径过来的。这个……可以说很大的可能,这个人并非是从函谷关以西过来的,但是在座的都是什么人,哪怕有那么一丝的希望,所有人都不会放过,所以此时曹‘操’听了程昱所说之后,他是不住点头,显然他也是这么个想
 
    法。而且不单单是他,就是荀攸,还有夏侯兄弟等人,也都是点了点头,显然是赞同程昱所说。所以曹‘操’是赶紧吩咐了士卒,“快,去把人带上来!”“诺!”士卒应诺后离开大帐,没一会儿,就把那个所谓的细作给带了上来。众人第一眼看,心说果然,这八成不是敌军细作,他们心里比较高兴。按理说这不是敌军细作,他们心情倒是更好了,这也难怪,毕竟这真要
 
    是凉州军的细作,那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因为那个最多,也就是给敌军细作杀了而已。至于说你想从对方那儿得到什么消息,根本没有,不是说你得不到,是现如今的情况,根本也没有什么消息值得你对一个细作严刑拷问的,所以要真是凉州军的细作,众人会大失所望——
 
    不过如今来看,对方应该就是个普通老百姓,没看到他这时候都要给吓堆了吗,显然一个普通老百姓可没有见过这阵仗啊!所以众人是来了兴趣,知道,万一对方真是从函谷关以西,而且还是走捷径过来的话,这破关,可不就是有希望了吗!结果这让帐中间站着的那位是更‘腿’肚子转筋了,这心里是直打鼓,心说这咱做了什么孽啊,这他娘的想去雒阳一趟,这碰到
 
    这么个事儿,真是太他娘的倒霉了,倒了八辈子血霉了!不说这位在心里直嘀咕,就说曹‘操’此时先是简单观察了一下对方,凭借曹‘操’的经验来看,这位绝对不是什么凉州军的细作,就是个普通老百姓,泥‘腿’子而已。年纪约有四十左右,不小了,长得尖嘴猴腮的,而且身形消瘦,显然是吃不上什么好东西。想到这儿,曹‘操’就心里有数了,然后对士卒吩咐道:“来
 
    是太凶了,要说夏侯惇不瞪眼还好点儿,可这么一瞪眼,确确实实不是他这么个平头儿老百姓能承受得住的。不过就这,其实夏侯惇还没放出自己一流武将的气势出来呢。要不然的话,这位肯定更承受不住。看着这位都要吓‘尿’了,曹‘操’是笑着摆了摆手,“足下这回知道了吧!”对方是赶紧说道:“不,不敢,小,小人叫,叫侯六,官爷有话就。就问!”曹‘操’一看,
 
    显然他是很满意侯六的态度,所以就直接问道:“不知你这是从哪儿来?到何处去啊?”
 
    侯六一听忙说道:“小人是,是从宜。宜阳来,要,要去雒。雒阳!”侯六到现在还害怕——
 
    着呢,所以这说话都是磕磕巴巴的。没办法,吓的。众人一听。心说果然!这人是从函谷关以西过来的,准确说是西边还偏南的宜阳,那不就是马汉驻守的那座城池吗。而曹‘操’此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他此时眯着眼睛,看了荀攸和程昱两人一眼,那意思该你们上了。曹‘操’毕竟是主公,说实话,他和侯六说了这么多句,还一口一个足下足下的,这确实是给了他天
 
    大的面子了。可这帐中这么多人呢,不可能让自己主公就这么一直问下去,所以就算曹‘操’没有什么动作暗语,荀攸和程昱他们也准备上了。毕竟这事儿说起来就是他们应该去做的,要说那些武将可能办不好,可对于这两人来说。荀攸倒是不怎么喜欢说话,倒是程昱这个老狐狸,就是搞情报的,因此,对他来说,对付个普通老百姓,还不就是小菜一碟!因此,荀
 
    攸看了眼程昱,那意思,还是得你上啊!程昱对他微微一笑,然后便问向了侯六,“侯六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