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差不多就这样儿吧然了更多的可能还是马超要稍

看最后函谷关的情况,马汉最不好的结果,也不过就是功过相抵。差不多就这样儿吧。当然了,更多的可能,还是马超要稍微处罚他一下,毕竟他是违抗了军令,军法确实是不容情。
 
    但是张飞可不一样儿,他可不是马汉那种小守将,所以他要是轻易带兵去了其他郡,这最后马超怎么也得处罚他。毕竟在凉州军中,军法还是‘挺’严的,看着平时马超确实也没有处罚过谁。这个没错,但是那个大前提可是众将都没有犯过什么打错,而一点儿小错,马超自然是有办法给勾平。但是要真犯了大错。那么在军法的前面,马超也没有办法去徇‘私’了,这个
 
    显然。此时张飞和黄叙还有糜芳两人客气了几句之后,他和黄忠三人才再一次聊开。当然还是之前的事儿,不过却是多了黄叙和糜芳两人而已。而他们显然也是乐于加入其中,并且从张飞口中得知他晚上也宴请三人。两人不是黄忠,所以心里自然是清楚。说起来虽然临湘城失守,他们两人心里也不爽,但是却不似黄忠那
    俩说起来不过就是帮忙的罢了!真要是什么大事儿出了,最后受重处的还是自己,而不是他们两个!毕竟黄忠才是整个长沙的主将,长沙有什么大事儿,马超要处罚,肯定要找黄忠,而不是去找别人。能力越大,这官职越高,责任自然就越大,谁让你在那个位置上呢。所以如果说起来马超真要去处罚的话,肯定都是从黄忠先开始,没说的,他总不可能去先找黄叙
 
    糜芳他们,显然这个不会。然后处罚完黄忠之后,再说其他的。不过如今看来,马超虽然知道了临湘情况,而黄忠的信还没写给自己主公,可这个时候马超显然没有怪责黄忠的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张飞叮嘱黄叙和糜芳两人,告诉他们晚上务必准时来饮宴,当然了,他们都在太守府中,就算他们忘了,张飞也不可能忘,还得让人请他们过来,不过这个时候他如此说,还是客气居多,毕竟黄忠他们三人,说起来算是自己客人,哪怕都是同僚,但是还是客人。最后黄忠对张飞说道:“益德,这我该给主公写信,请主公定夺临湘之事!”黄忠那意思是要管张飞借
 
    用笔墨,张飞一听,他也明白,随即便喊道:“来人啊,笔墨伺候!”“诺!”士卒进屋后。便应诺,然后就去准备了。张飞也是一郡的主将,所以这东西,他自然是有。而且张飞可不是那不认字的将领。不是所有的字他都认识,可大多数的字,张飞还真都认得,这个不假。
 
    毕竟小时候读那么多书,这不识字。怎么去念书啊,所以张飞以前基本什么字都认识,不过慢慢给忘了,所以如今就剩下认得最常见的一部分了。不过就这样儿,也算是不错了,毕竟可是很多人都不认字儿啊,这所谓是穷文富武,其实还真是这么回事儿,普通老百姓,没
 
   
 
    多少认字的。也就是认识几个而已,差不多就这样儿了。没一会儿,士卒便拿来了笔墨,‘交’给了黄忠。士卒下去后,黄忠就在案上,直接写了封亲笔书信,准备给自己主公送去。写好后,黄忠便对张飞说道:“还要劳烦益德差人送去了!”张飞笑着摆了摆手,说道:“汉升兄不必客气,应该的。应该的!”然后便再一次吩咐了士卒,让人把黄忠的信送往江陵。当
 
    然了,这次张飞是让信使,也是快马去送去。可不是之前的士卒了。毕竟该做什么做什么,这凉州军的分工其实还是很明确的。所以在张飞这儿,也是这样儿。确实黄忠也可以让自己手下士卒去送信,但是如今他就在太守府会客厅中,他怎么可能再让他手下士卒去送信呢,这要真那样儿的话。肯定会因此张飞的误会,那意思你汉升兄不相信我,还是看不起我呢?
 
    所以黄忠自然是清楚张飞的一点儿想法,如果自己真那么去做了,误会肯定就会产生。而如今自己的所作所为,显然张飞觉得不错,他是很满意。要不然的话,看他表情,会这样儿吗?让人下去送信,这时候黄忠算是把事儿都给解决了,之后就剩下晚上赴宴,还有驻守在
 
   
 
    西陵,不过在这之前,还是要让城外的人马先进城来,所以张飞和黄忠他们就开始说上了城外人马的事儿……江陵城外,马超收到了黄忠的亲笔书信,看到快马是从西陵城来的,马超还能不清楚吗。敢情黄忠他们已经到西陵了,然后再写信让快马送来,这速度还真是不慢。
 
    这难为他们几个带着残兵一路向北,去江夏西陵了,这可比长沙的地方远多了。而此时马超则展开了黄忠所写书信,看了一遍后,他是微微一笑。和自己所想也没有太大区别,黄忠的意思无非就是请罪,这都在自己预料之中。他那个意思,这之前在临湘,是自己大意了,所以在不察之下,中了敌军的‘奸’计。多了黄忠没说,但是从言语中,马超也看得出来,其实
 
    他还是对庞统比较赞赏的,毕竟不管什么情况,至少是江东军包括兖州军,多少人也没有主意破城,可庞统一来,这城就被破了,显然,哪怕他和城内有‘交’往,可这也是其人的本事,是实力,所以黄忠自然是从字里行间中流‘露’出对人才的赞赏,这个和敌对不敌对,没太大关
 
   
 
    系。完全就是他惜才啊,要不然的话,黄忠都败了,他还不至于如此。所以马超对于黄忠的意思,他确实还是‘挺’了解的。至于说他信中所提及的,让自己处罚他的事儿,马超也有自己的打算。说这个临湘城破,和黄忠到底有没有关系,那肯定是有,但是马超也清楚,别说是他了,就算是自己在那儿,估计最后也得让人给攻破城池了。所以自己要是狠狠处罚黄忠,
 
    这个肯定不对,不过自己要是什么都不表示,显然也不行。虽说自己也知道,这个处罚不是目的,但是成千上万双眼睛可是看着呢,是,很多人都知道临湘城到底什么情况,可大多数不还不知道吗,因此,这城池丢了,很多人可都觉得黄忠确实是有点儿失职,如果他早就发现了呢,估计就不会这样儿了。因此,马超不可能什么都不说,因此,提笔些了几句话,
 
    前面他先是表扬了黄忠一下,自然也包括黄叙和糜芳,毕竟他们在临湘守御了那么多时日,这功劳苦劳都有,自己当主公的不能不说。然后对黄忠做出了处理,不过很轻,就是罚俸
 
   
 
    半年,官降一级,就算是完事儿了。说起来确实是比较轻,毕竟马超算是照顾黄忠的面子了,说起来他对于自己的俸禄什么的,黄忠不看重。而官职呢,他也不是个官‘迷’,只是可能有些地方上会有点儿问题,比如说之前是一郡的主将,就是太守,那么降一级的话,可能在带兵的权限上,就要差点儿了。当然这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只要马超给他机会,那么多少
 
    人马,还不是当主公的说了算?所以其实这两个对于黄忠来说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要不然的话,马超直接写上一句,军杖三十,那可真是有意思了。毕竟黄忠那么大年纪了,哪怕他身体体质看着都不错,可未必就能承受得住军杖三十,关键是丢不起那个人,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就是了。所以马超做出来的处罚,绝对算得上是皆大欢喜了,这个没错。<!--36550+dsuaahhh+35253291-->
 
 
第八〇五章 兖州军破函谷关
 
    马超他心里其实很清楚,这黄忠亲笔书信,从江夏到了江陵。<strong>80电子书wWw.80txt.com</strong>.访问:. 。说实话,他的意思可不是就想让自己处罚他,当然了,要是一点儿都没这个意思,黄忠为什么要亲笔书信呢?马超认为,黄忠这还是以退为进,他肯定是不想让自己狠狠处罚他,只是想稍微处罚他一下,也就是了。因此,这个时候,马超也是做得合他的意,所以,马超认为一点儿问题都没有。而且也确实,
 
    黄忠可不是那么看重虚的那些东西的人,只要给他足够的面子,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了。马超做完处理后,便让那个之前送信的快马,再把自己的亲笔信给带回江夏,是要亲自送到黄忠手中。至于说张飞,马超对他也没什么指示,说实话,当初既然把江夏‘交’给他了,那么说起来马超还是很相信他的。所以,哪怕张飞就真舍弃了城池的优势,直接带兵去对付兖州
 
    军和江东军联军,马超也认了,反正古人都说了,“吃一堑,长一智”,等到他真受到打击的时候,他就真能明白,到底要怎么去做,才是最好的。而自己要是命令他无论如何都不出
 
   
 
    战,显然这个对于三爷来说,他是不服的,所以马超知道,到底该如何去做。快马告辞离开了马超的中军大帐,这他之前也休息好了,毕竟马超给这些信使快马的待遇还是不错的,只要送信送情报远道而来,肯定都会受到好招待就是了,所以其实很多凉州军士卒都乐于做这些事儿。当然了,除了危险还是有的之外,其他方面,好像还都是不错。但是这个危险是
 
    有,可你要是幸运。肯定什么都碰不到,要是倒霉的话,真是喝了凉水都塞牙啊,这也不是没发生过。当然肯定不是喝凉水塞牙的事儿了。看到快马离开后,马超觉得临湘的事儿,也算是告一段落吧,毕竟如今以己方这个情况来看,肯定是没有办法再去进攻长沙了。所以只能是被动防御,让兖州军和江东军来进攻己方,而不是己方的人马去进攻他们就是了。
 
    而且马超还不清楚吗,己方去进攻他们,己方是弊大于利,毕竟他们占据着城池来防御己方,肯定最后就算是收复失地,可一样儿是伤亡惨重,所以还是让他们来进攻己方吧。而如
 
   
 
    今的情况,也不得不说。己方是没有那个兵力去进攻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,要是真要有那么多人马,肯定是要再从其他州郡调兵,反正荆州是没有了。函谷关,在曹‘操’得知了临湘城被破之后,和众人说了几句,他就让士卒把己方和江东军联军破了临湘的消息,告知了所有士卒。对曹‘操’来说,他认为这个是能提高己方士气的事儿,所以何乐而不为呢。而在之后的
 
    战事中,他认为这个会起到一定的作用,并且还要把这个事儿告知函谷关守御的凉州军士卒,所以最后曹‘操’也没有忘了吩咐道:“去找十几个嗓子亮的士卒。在函谷关城下喊,就说我军联合江东军破了临湘!不得有误!”“诺!”士卒是在一次应诺告退,而大帐中的所有将领和谋士,都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,显然一个是要提高己方士气,而另一个呢。自然是要降
 
    低敌军的士气,这个显然吴懿他们早就知道了,可却并不代表那些守御在函谷关的凉州军士卒也知道这个事儿。所以不管是帐中的将领还是谋士,他们认为自己主公的做法,还是没错的,如果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,此时也会如此去做。说起来这对己方有好处,对敌军没好
 
   
 
    处的事儿,有什么不去做得呢?结果还在屋中聊着临湘城战事的吴懿四人,就听到士卒来报:“报各位将军,兖州军在关外大喊大叫!”吴懿一听,他第一个想法,确实是没把这个当回事儿,倒是旁边儿的黄权说了,“不知道敌军都喊了什么?”这个时候吴懿才想起来,这从曹‘操’带兵到了函谷关之后,就一直没让士卒在关外喊什么,可这今日,确实是有点儿反常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